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2019-08-12 09:40
來源:新華網

新華社北京8月10日電題: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大地無言,歲月如歌。紅色的記憶、綠色的勝景如波濤般洶湧而來。

盛夏時節,記者在川滇交界的崇山峻嶺中重走長征路,真切感受到,昔日紅軍長征經過的地方,早已将紅色基因融入到綠色家園建設中,在深入踐行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念中書寫新時代發展新篇章。

(新華全媒頭條·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·圖文互動)(1)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這是7月28日在四川省寶興縣拍攝的夾金山一景。新華社發(唐文豪 攝)

(新華全媒頭條·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·圖文互動)(2)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這是川藏公路沿線的四川泸定縣杵坭鄉杵坭村一家修葺一新的民宿(4月16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

血沃中華——紅色是祖國山河永遠的底色

走在位于四川泸定縣的泸定橋,盡管已在13根鐵索外又加了數根鋼纜,并覆有結實的木闆,過橋時仍感到橋身左右搖晃,很難平衡重心。透過橋闆縫隙向下看去,咆哮的大渡河翻滾着疾速向前,令人心驚膽寒。

當地人說,随着河段上水利設施的修建,如今的大渡河已經“溫順”了許多。上世紀70年代,在岸邊還能經常聽見河裡急流翻卷石頭發出的撞擊聲。

當年的紅軍,就曾在這裡上演了飛奪泸定橋的血火傳奇。他們用血肉之軀赢得最後的勝利,打開了前進之門,讓蔣介石的“如意算盤”落空。英雄們的英勇豪邁,可歌可泣,與山河同在!

泸定橋奪橋勇士劉金山的兒子劉東升說,事後多年,他父親從胳膊一直到手掌全是傷疤,夏天穿短袖時特别明顯。他反複追問才知道,那是奪泸定橋時被燒得滾燙的鐵索鍊燙傷的。當時父親的胳膊被燙得滋滋地冒煙,奪橋以後,握大刀的手被燙得皮都粘在刀把上,隻能連皮肉一起撕下來。

“我問過父親當時是怎麼想的,父親說,就是一心想着怎麼爬過去,盡快爬過去,把敵人給消滅掉,這就是任務。”劉東升說,父親他們之所以把生死置之度外,就是想消滅敵人,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!

大渡河畔,灑下勇士的鮮血;爬雪山過草地,紅軍付出了更多犧牲。在翻越雪山的過程中,紅軍戰士不僅要面對高寒缺氧等自然挑戰,還面臨衣服單薄、糧食短缺、遠征疲乏等嚴重困難。

一名老紅軍在回憶錄中寫道:“山頂兩旁的冰天雪地裡躺着不少犧牲的同志。我曾親眼看見有的同志太累了,坐下去想休息一會兒,可是一坐下就再也起不來了。他們為革命戰鬥到自己的最後一口氣。”

翻過大雪山,艱苦的行軍遠未結束。迎接他們的,是更難逾越的茫茫大草地。記者初到海拔3500餘米的紅原縣,隻覺高原反應十分明顯,動作稍快便頭暈目眩。

劉東升回憶,他父親講起草地的情景時非常傷感。當時的大草原,一望無際,人煙稀少,有着大片的沼澤地,人一旦陷入很難脫身。為了開辟一條安全通道,很多紅軍戰士陷入泥潭不幸犧牲。即使這樣,隊伍前進的步伐依然堅定。

壯舉又何止是飛奪泸定橋、爬雪山過草地!在紅一方面軍二萬五千裡的征途上,平均每300米就有一名紅軍犧牲。長征這條地球的紅飄帶,是無數紅軍戰士的鮮血染成的。

(新華全媒頭條·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·圖文互動)(3)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這是7月28日拍攝的夾金山中的公路。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

(新華全媒頭條·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·圖文互動)(4)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這是7月21日無人機拍攝的長江第一灣。新華社記者 江文耀 攝

綠色發展——建設美麗家園的步伐在加快

今年49歲的李餘和是四川夾金山林業局職工。因長年在山間工作,皮膚被曬得黝黑。十幾年來,他幾乎每天都走着當年紅軍長征經過的一條小路去巡山護林,風雨無阻。

“這些年變化真大!”望着眼前繁茂蔥郁的樹林,他對記者感慨道。多年前,他的工作是運送被砍伐的木材。由于過度采伐,植被損傷較大,山上經常出現泥石流,村民一到下雨天就擔驚受怕。

1998年,黨中央、國務院決定實施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。20多年來特别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我國不斷加大天然林保護力度,一切都在發生前所未有的轉變。

李餘和變成了護林員。随着樹一棵棵栽下,山上的植被逐漸恢複起來,他又有了新的“煩惱”。“以前去巡山,是有小路的。現在植被長起來了,反而沒有路了。”李餘和笑着說。

這個過程很不容易。他回憶着,早先當護林員很危險,山上石頭多,到雨天容易遇到泥石流,好幾次都沒躲開石頭,崴着腳回家。老百姓對于不讓砍樹,起初也并不理解,溝通、宣傳難度很大。

雖然有着各種艱辛,李餘和和同事們卻沒有放棄。如同當年紅軍一遍遍地宣傳黨的主張、播撒革命火種一樣,他們相信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綠色發展的理念,也終會滴水穿石深入人心。幾年下來,他們的工作終于得到了當地群衆的理解和配合。

“現在終于看到成效了,很少有泥石流,生态環境也好了起來。”李餘和欣喜地說,“前幾天聽村民說看到大熊貓歡快地爬上樹了,山驢等野生動物‘露面’也多了起來。”

類似的故事,也發生在雲南麗江市玉龍納西族自治縣石鼓鎮境内的金沙江沿岸。長征時,紅二、六軍團曾先後抵達石鼓,在此渡過金沙江繼續北上。

當地老百姓告訴記者,過去江水上漲,時常會淹沒江邊的農田。上世紀60年代開始,沿線群衆為了防風擋水,在江邊壘起江堤種植柳樹。

如今的金沙江畔,柳林郁郁蔥蔥,成為一道防風固沙的天然屏障,有效減少了汛期江水對農田的侵蝕。

“紅軍長征不怕苦不怕累,我們現在種樹也一樣。”今年39歲的納西族漢子和朝明說,石鼓鎮是一片紅色熱土,保護生态不是一兩天的事情,我們要傳承和發揚長征精神,把家園建設好。

綠水青山,生機盎然。一路走來,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理念在長征沿線已深入人心,紅色記憶成為建設綠色家園的巨大動力。

(新華全媒頭條·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·圖文互動)(5)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這是7月21日在雲南省祿勸縣皎平渡航拍的金沙江。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

(新華全媒頭條·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·圖文互動)(6)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四川省紅原縣日幹喬濕地裡的小湖泊(7月30日無人機拍攝)。新華社發(王曦 攝)

(新華全媒頭條·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——記者再走長征路·圖文互動)(7)紅色的山河 綠色的家園——川滇紅軍長征沿線見聞

這是7月30日在四川省紅原縣日幹喬濕地拍攝的紅軍過草地紀念碑(無人機拍攝)。新華社發(王曦 攝)

融合推進——綠色的夢正在紅色熱土上生根發芽

紅軍長征走過的地方,大都比較偏遠,雖然風景優美,但經濟較為落後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路,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。

記者了解到,當年紅軍走過的熱土,一些地區在保護綠色生态的基礎上,發展紅色旅遊,吸引了全國各地的人們前來進行主題教育、生态觀光。

“山知道我,江河知道我,祖國不會忘記,不會忘記我……”大渡河畔,嘹亮的歌聲在紅軍飛奪泸定橋紀念館前響起,無數遊客駐足觀看,輕聲合唱,深情緬懷。

7月的泸定縣一片熱火朝天。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在此參觀紀念館,重走當年紅軍奮戰過的泸定橋,順路去探訪海螺溝的自然風光。念先烈、看美景,成為這個紅色小城裡最為鮮亮且不可分割的元素。

大渡河流域交通基礎設施的不斷改善,也讓當地轉型發展駛入“快車道”。紅軍戰士們艱辛走過的土路,早已成為公路。“雲端高速”打通了雪域高原的“緻富路”。民宿旅遊、生态建設、産業升級、文化傳承讓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紅火。

距離泸定縣城約14公裡的杵坭鄉,是當年中央紅軍經過的地方,如今鄉村旅遊發展正如火如荼。

“我們本身就有紅色旅遊資源,加上交通方便了,政府搭建平台舉辦櫻桃節等,來的遊客很多。”村民劉萬莉經營着一家小民宿。每逢節假日,民宿房間都會爆滿。

雲南賓川縣喬甸鎮新莊村是紅六軍團進駐過的地方。近年來當地建成紅軍長征紀念館,并成立了一家旅遊開發公司,讓貧困戶入股共享發展紅利。

“紅色旅遊為我們帶來了更多發展機遇。”喬甸鎮鎮長自汝濤說,現代農業、鄉村旅遊與紅色文化進一步融合,村民可以在家門口就業創業,農村發展之路越走越寬。

中國夢是紅色的,中國夢也是綠色的。綠色的中國夢,正在紅色熱土上,發芽、開花、結果!(記者丁玫、胡璐、周相吉、謝佼、林碧鋒、康錦謙、高健鈞、李䶮、關開亮、薛筆犁、楊建楠、高皓亮)

責任編輯:孔德明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