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手機的“原罪”與救贖

2019-08-13 09:06
來源:半月談網

半月談記者 趙一鴻

人們在低頭看手機

“駝背、大頭、雞爪……未來人類長這樣。”這是網上熱傳的段子。因為手機等電子産品的深度融入,低頭族占比越來越大,駝背成了正常;不斷錄入的信息讓腦容量日益增大,人們變得頭大身子小;雙手進化成雞爪,隻為随時随地抓取手機……如此預測既是夾雜着科學推演的娛樂,也是對低頭族毫不留情的嘲諷與警戒,映射出當下“手機占領”的現實。

如果說,在馮小剛導演的《手機》裡,方便婚外情是手機的罪過,那麼如今,手機背負的罪過遠不止這一項:《毀掉一個孩子,給他一部手機就夠了》《親子關系的最大殺手:手機》《刷一下朋友圈釀成的車禍》……光是這些标題就足以讓人對手機咬牙切齒。該如何看待“手機占領”的現實,又該如何在電子産品深度融入的當下,清醒生活?

手機“罪”否?

智能手機帶給我們的方便遠比麻煩多,大概沒有人願意回到大哥大、BP機甚至是有線電話的年代,生活日新月異,時間金貴到經不起太多等待,我們的節奏已然慢不下來。

如果說觸發車禍、影響學業、傷害視力、異化交際之類的問題主要歸因于手機使用者而不是手機本身,那麼另一個問題則讓人燒腦:手機似有特别的魔力,讓人知其“害”卻不能棄。

我們一邊唏噓家人團圓時無人寒暄,一邊又成了埋頭看手機的其中一員;我們一邊對着孩子大喊“少玩手機”,一邊又在他們做作業的時候自己玩上了手機……如果說手機有罪,那這種制造矛盾的魔力,就是手機的“原罪”。

手機,究竟承載了什麼?丢一次手機,你就能體會到。工作、購物、打車、支付……所有平常事,都瞬間變得困難。所有App,社交的、學習的、出行的、點餐的……早已通過手機這個載體,将你同世界相聯,它懂你方便你,早已深深融入你的生活。

倘若10年前,你棄用手機,可能會赢得一個欽佩的眼神,收獲“有毅力”之類的贊美;但在今天,如果你棄用,家人不能随時聯絡,工作不能及時溝通……你将很快成為一個“自私”的人。

從“有毅力”到“自私”,其實,改變的不是人們對你的态度,而是時代對你的要求。這個時代,萬物互聯,快捷高效,我們與種種電子設備之間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早已不是說剝離就能剝離得了的。從這一點看,手機的“原罪”恰是時代發展的側影。

所以,正視科技,正視這個時代,才能在手機帶來的困惑中找到自我救贖的方向。

科學排毒,理性救贖

好的科技,就要心安理得、坦坦蕩蕩地享用,生活可以被手機占領,但不能被手機搗亂。我們需要掌握一套科技排毒的辦法。

科技排毒,是個時髦詞兒,一些電影橋段提供了方法,比如:找個世外桃源,規避掉所有通訊設備,放空大腦。如此方法固然有效,但說到底是一種暫時的逃離。現實生活中,我們要工作要養家,假期有限,幾個人能真正做到與世隔絕?逃離,不是最好的辦法。

強大的自律或許應放在排毒處方上的首位。越是容易失控的生活,越考驗人的意志。時代的發展,對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這種要求不僅僅體現在知識儲備、技能學習,更體現在意志力的修行。面對手機,我們不能忘記自己的主人翁地位,它隻是一個工具,沒資格幹擾我們的作息。唯有對自己的行為、理想、目标有着清晰的自知和自覺,才能管理好自己的時間,用手機做該做的事,過後不貪婪留戀。

與此同時,源源不斷地汲取營養,才能将體内垃圾循環出去。精神食糧,在今天比任何時候都不可或缺。面對面的談心、捧書靜坐的沉思、遊山玩水的酣暢……都是讓我們更開朗、更自主的養分。“問渠那得清如許,唯有源頭活水來”,内心的澄澈與富足不是扔掉一個手機就能解決的,當清流不斷充斥身體,就自然獲得了抵禦幹擾的能量。

當然,排毒也可“以毒攻毒”,有些科技的病也要科技來治。諸如傷害視力之類的問題,防藍光眼鏡、防輻射屏保、必要的醫學治療都是有效的選擇。

所有的排毒手段,都是為了讓我們與科技相處得更和諧,而所有能力與定力的養成,都是我們與時代共成長的印記。惟願每個人,都能在這個與手機密不可分的世界裡,以一顆清醒的頭腦,與科技自在共舞。

責任編輯:常磊

熱門推薦